FANDOM


位于台湾新竹县兴达股份有限公司由于欠薪、离退办法与无预警解雇等问题,导致其工会2004年8月12日9月3日进行罢工。此次罢工是桃园新竹苗栗地区自1989年远东化纤罢工事件后15年来的首次罢工;而当时兴达工会成立还未满月便站上罢工火线,在工人运动史上亦属少见。

事件背景编辑

兴达公司经营制罐工业,曾承制「台湾啤酒」、「舒跑」等饮料罐,此外在大陆地区也设有制罐厂与化妆品工厂,其施姓负责人曾代理路易·威登皮包在台湾的经销权。该公司在台湾设有新竹(工业区)、新丰(中仑)二厂,分别生产铁、铝罐。

该公司近年由于财务不稳,不时欠薪、2004年3、4月间拖欠薪资达两个月,前年度年终奖金亦拖欠未发。该公司先前虽有员工试组工会,却屡遭瓦解。5月28日,兴达员工在新竹县产业总工会的协助下组成自救会,与资方协议欠薪问题与离退办法。兴达工会于7月17日正式成立,此时双方虽就欠薪部份达成协议,而资方对离退办法、职工福利金、劳工退休准备金等问题却无正面回应。

7月30日,资方向工会表明将自8月4日起分三批裁减新竹厂所有员工。工会认为公司本业利润仍高,而在2004年5、6月间,公司负责人又涉嫌违法掏空公司,当时已遭法务部调查局调查。所以对台湾《劳动基准法》第11条「裁员要件」中「亏损或业务紧缩」的条件符合与否,尚有疑虑;而资方仅以口头告知工会即将裁员,也牴触《大量解雇劳工保护法》的程序(即:60日前提出计画、与工会协商、协商不成由主管机关协助进行);此外,资遣费又以分期支票给付,未依《劳动基准法》于解雇后30日内给付完毕。基于上述理由,兴达工会反对裁员,并要求劳雇关系在达成共识前继续存在。但资方仍停止新竹厂员工的劳健保与午餐供应,并禁止被裁员工入厂。

8月5日,新竹县政府介入调解失败。8月10日,新竹县政府多位官员至公司协商,公司同意恢复被裁会员劳健保至月底;新竹县政府、新竹县总工会也解释了资方的合法部分;但对于违法部分则略过不提,仅在劳方表达异议后,县政府才表示将依法查处。8月11日下午5点,工会召开会员大会,150名会员中有142员出席领票,除一票废票(遭雨水淋湿)以外全数通过罢工。罢工于9月12日上午8点正式开始。此时兴达工会成立方25天,还是当时全台湾最年轻的工会。

工会诉求与口号编辑

  1. 反对理由、程序都违法的裁员
  2. 依法提拨职工福利金并重组福利会
  3. 依法提拨劳工退休准备金并重组监督委员会
  4. 口号
检调查掏空 老板裁工人
中年失业 情何以堪
有单不接 接单外包 假性亏损 解雇违法
老板掏空 工人受害 违法解雇 抗争到底

罢工进程编辑

  • 8月16、17日:130余名工会会员北上劳委会、证券期货局、台北市政府劳工局与交通银行陈情,并至负责人投资经销的路易·威登旗舰店前演出行动剧。行动剧的媒体效果尤大。
  • 8月20日-31日:陆续在新竹县政府、新丰厂办公室、台北总公司与新丰厂罢工布棚内进行七次谈判。
  • 8月31日-9月2日:劳资连续三天谈判。9月2日傍晚达成协议,工会取消后续的北上行动。
  • 9月3日:工会召开会员大会,通过停止罢工。

协商结果编辑

  • 资遣费一般以 1.3 个基数计算,所谓「优惠」退休者以 1.5 个基数计算。9、10月先付8万,11、12月各付 10%,余份最长分 36 期给付。劳资双方对此互有让步。
  • 公司发给每人一万元,资方称之「中秋慰问金」,工会称之「罢工期间薪资」。
  • 全体会员年资结清后,公司预定再雇用五分之三左右的会员,并承诺不排除工会理监事。

工会将另行成立兴达员工互助会,以协助留、离厂会员确认每期支票是否兑现,并举办「毕业旅行」、编印「毕业纪念册」及定期连络维系感情等等。

特点编辑

逆境编辑

  • 兴达工会当时成立未满周月,在关厂或大幅裁员迫在眉睫的情况、工会只有「自救会」两个月期间的运作经验;组训、教育的工作亦极欠缺。
  • 当时公司旺季将过,停工的效应较有限。此外,由于兴达公司大量接单外包,厂内停工所造成的压力很小。真正给公司压力的是借着罢工在官方、在媒体、在银行界以及在土地买卖过程中给资方造成的困扰。
  • 新竹、新丰二厂的员工年资不同(新竹厂员工年资不满三年,新丰厂员工则多在十年以上),而新丰厂眼下尚无裁员危机,甚且传出「留用三分之二」的风声。两厂员工在利益不同调的情形下,最后仍能合作抗争。

工会地位诉求编辑

工会在抗争中除了提出与离退、职工福利金相关的诉求外,还要求资方尔后承认并尊重工会,并提供工会办公室。如此诉求在台湾工运史中尚属少见,通常只有钱的问题才与会员切身利益相关,才能争取会员高度认同。1989年远化罢工与1992年基隆客运罢工也关乎工会问题,此前不久的2004年信立化学罢工事件却未将常务理事复职列入罢工诉求。

纪律问题编辑

一般工会极少将会员除名,除非是在罢工等非常时刻,才以纪律考量行之。兴达工会监事会在罢工投票之前,就向会员大会提报了两名会员的除名案;罢工期间又陆续除名四名会员,于罢工结束时报大会追认。遭除名者无法享有会员的部份物质利益。

期间在罢工区内发生了饮酒情事,小组联络亦欠落实。但未造成大问题。

其它团体的介入编辑

劳动党桃竹苗劳工服务中心在自救会阶段便积极介入。

新竹县产业总工会是唯一全程参与的县级总工会,提供了行政、硬体、文宣、媒体与友会连系工作。下属的新三兴、台湾日光灯、宝顺、南顺等十几家会员工会经常到场声援;其中的宝顺工会、南顺工会同为制罐业,限于当时工运的大环境,无法抵制兴达转包的订单,但是仍全程参与抗争。

当时的新竹县议员林为洲全程参与抗争。新竹县总工会及县议员陈壂全也曾经到场协助。

参考资料编辑

除了特别提示,社区内容遵循CC-BY-SA 授权许可。